牛大人配资

昌平地名源流考

作者:彭雪开,王殿彬

牛大人配资2020-05-29 18:17

字号
昌平,何以为名?昌,古今文多指:美好、正当;亦引申为兴盛。《书·洪范》:“人之有能有为,使羞其行,而邦其昌。”《庄子·在宥》:“今夫百昌皆生于土而返于土”。平:宁静、安舒。《易·泰》:“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诗·小雅·黍苗》:“原隰既平,泉流既清。”《尔雅·释地》:“大野曰平。”昌平,意为昌盛平安。

【编者按】地名,是分布在历史长河里的时空符号,集聚了丰富的人类智慧,蕴藏了各个时期的历史、地理、人文信息,构成了一种独特的识别、命名和用于交往的文化。地名,在国家治理、社会生活、经济发展、文化传承、国防建设和国际交往等方面广泛发挥着深刻作用,是重要的国家历史与民族文化遗产。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深刻变革、对外开放日益扩大、互联网技术和新媒体快速发展,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更加频繁,迫切需要深化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重要性的认识,进一步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迫切需要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价值内涵,进一步激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生机与活力。 为了挖掘公共文化内含的社会价值,中国地名学会联合国家文化软实力传播平台中国文化交流网策划推出【地名中国 · 郡县地名源流考释】专题系列,邀请我国高校、研究机构等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围绕地名文化议题展开研讨,刊发相关评论文章,解读地名传承的精神价值与时代内涵,发挥学会社会服务、舆论引导功能和传播平台的作用。传承民族文化,服务未来中华。


昌平地名源流考

彭雪开  王殿彬


史载西汉元封元年(前110),始置昌平,军都二县,属上谷郡。置县前,历有浑都之称,置县后有军都、昌平、长昌、燕平、万年(言)之谓。境内历史悠久,文化深厚,其区划地名,皆有历史文化渊源可考。

浑都,何以为名。浑,古今文中多指:浑浊。《老子·第十五章》:“旷兮其若谷,浑兮其若浊。”后多引申为:盛、大。都,古今文多释义:都邑;此释为“县”。春秋战国时,“蛮夷”之域,置都辖其境,实为县。浑都,最早应是自然地名,可能与山戎活动于此地密切相关。《史记·匈奴列传》:“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狈、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又云:“燕北有东胡、山戎。各分散居溪谷,自有君长,往往聚者百有余戎,然莫能相一。”

世代相传,军都山原名浑都山。春秋战国前,有桓都部落活动于这一带。战国时,桓都以一音之转为“浑都”。桓都山,亦名浑都山,其水亦云浑都水。春秋时,这一带为山戎所居。山戎,亦称北戎,无终,代戎。戎人一支,春秋初,分布于今山西太原至河北玉田县西北无终山一带,族称众多。善种冬葱、戎菽。周宣王三十八年(前791),为晋国所侵。周平王二年(前769),又遭邢国攻伐,前七世纪势力渐强,先后攻略郑、燕、齐等国。周惠王十四年(前633),齐桓公救燕伐山戎,得其冬葱、戎菽,移植齐国。《国语·齐语》《晋语·二》《管子·小问篇》《韩非子·说林上》《后汉书·西羌传》等皆有载。周灵王三年(前569),与晋和好,常以虎皮交易。周景王四年(前541),同群狄与晋战于太原。周贞定王八年(前461)为赵所灭。春秋时,山戎将养育其部众的山水,分别命名为浑都山、浑都水。

牛大人配资浑都得名,当在春秋战国之交。

一是幽州之域,在尧舜禹时代,当属幽州(幽都、幽陵),历为中原王朝势力范围。尧舜时,当为朝廷天文官和叔筑邑所居;舜禹时当为共工氏北迁筑城族居。先秦两汉古文献《尚书·尧典》《周礼·冬管》《孟子·万常》《荀子·议兵》《韩非子》《山海经·大荒北经》《列子·汤间》《史记·五帝本纪》皆有载。古籍载:共工部落,早期活动于今河南辉县一带,辉县孟龙庄山文化城址,可能与上古传说中的共工氏有关。其部族约在公元4000-3500年,由北迁今北京市密云区一带,今境内燕乐寨(燕乐村)夏家店古村文化遗址,极可能是共工氏古城遗址上扩建而成。

牛大人配资二是周勃率军平卢绾后,改浑都县为军都县,属上谷郡。

————

作者简介:彭雪开(1953—),男,湖南攸县人,民政部地名研究所科研基地首席专家、湖南工业大学教授,研究方向为历史地名。

王殿彬(1964—),男,河北固安县人,民政部地名研究所科研基地专家,湖南工业大学客座教授,研究方向为地名文化。

国中晚期,约公元前283年左右,燕国已置上谷郡,浑都时属上谷郡。《史记·绛侯周勃世家》:“燕王卢绾反,勃以相国代樊哙将,击下蓟,得绾大将抵,丞相偃、守、陉 、太

尉弱、御史大夫施,屠浑都。破绾军上兰,复击破绾军沮阳。追至长城,定上谷十二县,右北平十六县,辽西、辽东二十九县,渔阳二十二县。[正义]引《括地志》云:“幽州昌平县,本汉浑都县。”卢绾(前256-前194),与刘邦是同乡好友。楚汉相争中,官至太尉。刘邦立汉朝后,封其为燕王(今北京)。汉高祖十一年(前196年)同陈豨叛乱,刘邦遣周勃攻打卢绾,攻下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等郡,卢绾携及家人奔走匈奴。汉惠帝元年(前194年),卢绾死于匈奴,年63。

三是战国时燕国称“都”为县。都,《周礼·地官·县师》“凡造都邑,量其地,辨其物,而制其域。”《说文通训定声·豫部》:“都,侯国之下邑,亦曰都。”都,为夏制,因朝代不同,而各有行政区划建置。至春秋时,边邑之地,命之为都。《管子·乘马》:“官成而立邑,五家而伍,十家而连,五连而暴,五暴而长,命之曰某乡,四乡命之曰都,邑制也。”《汉书·百官公卿表》:“有蛮夷曰道。凡县、道国、邑千五百八十七……。”春秋时,各诸侯国多在边境置郡,地位反不如县。晋定公十九年(前493),赵筒子(鞅)率师伐郑,在誓词中说:“克敌者,上大夫受县,下大下受郡。”即为证。这是我国历史上推行县、郡两级制开端。战国时,遂成郡、县两级制地方政权。而边境,因属“蛮夷”之地,故设为“道”,实为县级政权建置。

四是历代地方志及地志、专志皆有载。《水经注·卷十四·湿余水》:“湿余水故渎东经军都县故城南,又东,重源潜发,积而为潭,谓之湿余潭。”(10)其后《辽史·地理志四》《畿辅通志·第三部分》《京东考古录》均载:昌平县本汉军都县,“昌平,汉军都县以山名也。”《昌平山水记》:“校尉,持节并护鲜卑屯昌平。至魏书云:军都县有昌平城,则已废,不为县矣。章怀太子注:从东道出军都袭幽州,即此山也。汉立军都县于之山之南。”《后汉书·耿弇传》载:东汉建武四年(28),胡骑经军都,耿舒袭破其匈奴,斩匈奴两王,攻占军都。《读史方舆纪要·卷十七》亦载:沮阳,后废,矾山城州南九十里,本汉军都县,唐置矾山县于此。由此可知,汉军都县,承袭秦制,故秦已置上谷郡,郡辖36县,其中应有“浑都”县。而秦初沿袭战国燕制,其时亦置浑都(县)。军乃“浑”之音转,实为“浑都”县。

五是出土文物亦证实,战国时燕国已置浑都(县)。今北京市境内出土陶文“容城都口左”、“余无都瑞”,兵器铭文“泉州都口”等,皆印证战国时燕国地方行政单位,郡以下称“都”。2019年5月13日新京报报道:北京市延庆区军都山下有“山戎文化陈列馆”。考古学家在当地陆续发掘600余座墓葬。出土陶、金、青铜、竹、皮革等各类文物近7万件。出土文物特征说明:这是一种以游牧文化为主要特征小部落,距今约2500年前。这与《春秋·谷梁传》载:齐国“越千里之险,北伐山戎,为燕辟地。”相合。《史记·齐太公世家第二》亦载:公元前663年即“二十三年,山戎伐燕,燕告急于齐。齐桓公救燕,遂伐山戎,至孤竹而还。”春秋战国之交,一部分山戎逃离本土,向今辽东一带迁徙,另一部分臣服于燕,族居此地,创造另一种受中原文化影响又区别其他另一种游牧文化。其后,燕置上谷郡,这一部分土著,极可能属上谷郡浑都(县),自称桓都部落。

六是浑都得名与桓都部落有关;其先祖当为乌桓部落。[集解]《汉书音义》曰:“乌丸,或云鲜卑。”[索隐]服虔云:“东胡,乌丸之先,后为鲜卑。在匈奴东,故曰东胡。”《后汉书》载:汉初,匈奴冒顿灭其国,余类保乌桓山,以为号,俗随水草,居无常处。乌丸部落,或为乌桓部落之后裔。汉初被匈奴灭国后,败走今内蒙古阿鲁科尔沁旗北,即大兴安岭山脉南端乌桓山,沿袭燕北“乌桓”部落之名。有关史料载:汉武帝元狩四年(前119),汉将卫青、霍去病击败匈奴后,乌桓部落依附于汉,被迁徙于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塞外,置护乌桓校尉领之。后时叛时服,渐盛时卷入中原割据战争。建安十二年(207),曹操败乌桓部落首领于柳城(今辽宁锦西西北),降众迁于内地,后渐与汉族等融合。由此推之,浑都之名实由乌桓部落先祖即山戎,或桓都部落命名,后为华夏文字书写,时代约在春秋初。

牛大人配资综上所述:昌平境域,春秋时,多为燕国北部山戎乌桓部落所居。因族居在浑都山浑都水流域,故曰浑都部落,战国中末之交,约在燕昭王三十年(前283),燕将秦开驱遂东胡(山戎)即乌桓部落于辽东,于此置上谷郡,置县三十六个。浑都(县)为其一,以浑都山为名,或以浑都水为名。汉初,因燕王卢绾欲反,被周勃平定,并屠“浑都”城,置上谷郡,便改“浑都”县为军都,为十二县之一,故浑都县改为军都县,约在西汉高祖十一年(前296)。

昌平。《汉书·外戚恩泽侯表第六》:“昌平侯大,以孝惠子惠,二月癸未封,七年为吕王”。昌平之名,始见于国史。吕后四年(前184),封惠帝儿子刘大(太)为昌平侯,置昌平侯国,国都在今北京市昌平区东南。吕后七年(前181),刘大进封为吕王,侯国除。其时,昌平侯国地域,复归军都县。直至汉武帝元封元年(前110),在军都县内析置昌平县。汉武帝元封五年(前106),初置刺史部十三州,燕国始为幽州。《汉书·地理志第八下》:“上谷郡,秦置。莽曰朔调。属幽州。”其中有军都、昌平二县。

牛大人配资由此可知:昌平侯国政区,始于吕后四年(前184)年。至汉武帝元封元年(前110),于今昌平区内,始置昌平县、军都县。

昌平,何以为名?昌,古今文多指:美好、正当;亦引申为兴盛。《书·洪范》:“人之有能有为,使羞其行,而邦其昌。”《庄子·在宥》:“今夫百昌皆生于土而返于土”。平:宁静、安舒。《易·泰》:“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诗·小雅·黍苗》:“原隰既平,泉流既清。”《尔雅·释地》:“大野曰平。”昌平,意为昌盛平安。

作为侯国地名,得名当与吕后荫蔽吕氏诸亲有关。《史记·吕太后本纪第九》:“吕后为人刚毅,佐高祖定天下,所诛大臣多吕后力。”又云:“太史公曰:孝惠皇帝、高后之时,黎民得离战国之苦,君臣俱欲休息乎无为,故惠帝垂拱,高后女主称制,政不出房户,天下晏然。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穑,衣食滋殖。”吕后为政期间,行“无为而治”黄老之策,内安社会,和亲匈奴,经济发展,民生改善。惠帝死后(前188),她立少帝又杀少帝,又立常山王刘义为帝,临朝称制16年;分封诸吕为王、侯,控制南北二军,临死又遗诏吕产为相国。她死后,诸吕欲为乱,为周勃、陈平平定,复为汉室正统,以汉高祖第四子代王刘恒为帝(前180-前141)。吕后为政之初,为安刘氏政权,乃封惠帝刘盈之子刘太为昌平侯,以昌盛平安而得名,颇合吕后“无为而治”执政理念。设县乃沿袭其名。昌平侯国以军都县为食邑,3年后除,仍存军都县。

汉武帝元封元年(前111),析军都县为昌平县,以侯国名名之。其时原昌平侯国地域,分置昌平、军都二县。

昌平县治,首治今居庸关(时为居庸县治)南部。据学者考证,昌平故城,位于今昌平区东南百善乡上、下东廓村附近,汉代所建,有遗迹可考。又云位于旧县村,即今昌平白浮图城。旧县村距今治约4公里(今昌平区南街道办事处旧县村)。

军都县,首治今昌平区西南8.5公里的土城村。魏晋属燕国。北魏属燕郡,时昌平县并入军都县,军都县迁今昌平县东南20公里之昌平故城。东魏天平元年(534),置东燕州。昌平郡,昌平县共治于军都城(今昌平县城东南20公里),遂徙军都县治于东北20公里,即今东北上苑乡东、西新城村北;亦为北魏军都县治所,有古城墙夯土。《民国顺义县志》亦云:后沙峪乡古城村,后人考证为汉安乐县旧址,北魏时期为军都县治。昌平县治与军都县治,位于湿余水(今温榆河)之北,隔其支流昌平河(东沙河),相距约20公里而各治。

牛大人配资有学者考证:旧县村是军都新城,辛店村是《水经注》所说的军都城。东魏天平时期,在昌平区辛店的军都城,侨置了东燕州昌平郡及昌平县,原军都县治,迁入辛店西北10公里的旧县村为军都新城。军都山南有汉军都县,县有军都关。而汉昌平县东汉以降在军都县界之南。《魏土地记》:“蓟城东北一百四十里有昌平城”。《括地志》载昌平县故城,在今昌平县东南六十里,《太平寰宇记》载:昌平县在幽州西北九十五里东汉军都县。故东汉以降昌平县,应在军都县东南。

长昌。长,古今文多指:久,深远。《老子·二章》:“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左传·宣公十二年》:“实其言,必长晋国。”今文多释义:从一端到另一端的距离。昌:美好。长昌:长久昌旺。为寓意地名。

长昌得名,与王莽乱改区划地名相关。公元8年王莽立新朝,国号“新”。《汉书·王莽传中》载:王莽改制,首从更改郡县地名始,“岁变更多,一郡至五易名,而复还其故。”有学者统计:全国乱改郡县地名达577处,导致“吏民不能记”,加上政治腐败,官吏上下贪腐,民生凋弊。公元23年绿林、赤眉义举,王莽终为乱兵所杀,“新朝”立16年而亡。东汉初又复西汉制,政区地名命名由虚变实。这有助于东汉前期社会稳定,及经济社会发展。

牛大人配资王莽新朝改昌平为长昌县,上谷郡改为朔调郡,实属乱改地名之实例。其时长昌、军都二县属之。东汉建武二年(26)春,彭宠叛汉,耿况父子平叛于军都城。东汉建武十三年(37),长昌、军都二县,改属广阳郡。永元八年(96)复称昌平县,仍属广阳郡。

三国时,昌平、军都二县属幽州。北朝北魏时省昌平入军都。《昌平县志·大事记》:“北朝北魏皇始元年(396)八日,魏王拓跋率军伐燕,将军封真等东出军都袭幽州,围蓟城。”北魏孝昌二年(526)五月,燕州治所(治今昌平县城)刺史崔秉为起义军所困,弃城而逃。于是省昌平入军都。东魏立(534),又省军都入昌平,属幽州燕国。东魏武定八年(550)5月,高洋代魏称帝,封元善见为中山王,次年12月杀之,东魏亡。五代后唐长兴三年八月(932),昌平改称燕平,治所迁入曹村(今昌平朝凤庵村),后晋天福元年(936),又复昌平县名,迁治白浮图城。

燕平。燕,古今文多指:燕子;今文:鸟纲燕科各种类的通称;亦指周代古国名。因燕山产燕置侯国为名。《史记·燕召公世家》:“周武王之灭纣,封召公于北燕。”燕国,本作匽、郾,姬姓,周公爽之后,世称北燕。其地辖有今河北省北部、辽宁省西端,建都于京(今北京房山区董家林村)。春秋燕庄公二十八年(前663),燕灭蓟。战国时为七雄之一,后灭于秦。燕(国)实为今北京市代称。平,古今文指:宁静、安舒;后引申为平坦。

燕平得名,与五代后唐明宗李嗣源,平定契丹侵扰有关。《旧五代史·卷三十九》载:李克用死后,李嗣源作为河东主将,历任代州、相州刺史,昭德军、天平军节度使。作为藩汉内外兵马军总管(首将),又协助后唐庆宗李存勖,浴血转战10余年,终败契丹,并使其臣服于后唐政权。长兴元年(930)夏四月戊午,明宗下诏称:“破契丹而燕、赵无虞,控灵武而瓜、沙并复。”可见五代后唐王朝,对多次侵扰其地的契丹王朝数次打击,幽州一带始得安定。长兴元年十二月庚申“契丹阿保机男东丹王突欲越海来归。”长兴三年(932)“三月甲申,契丹遣使朝贡。”这表明契丹王朝,已臣服于五代后唐政权。

后唐明宗时期(926-933),因启用赵德钧,致使契丹入侵累败,最终臣服于后唐;又“新开东南运河”以利漕运,并打通幽州城东南两侧潞县和良乡地区之粮道,以利幽州城巩固。在明宗统治时期,幽州境内一统,“政皆中道,时亦小康”,便改昌平县为燕平县。有学者认为:昌平改为燕平县,是避李国昌之讳。理由难立。因此之故,“昌平”县名,是企愿地名;而“燕平”县名,则是依据史实更改。这给后世县以上政区的命名、更命,以深刻的启示,足为后世范。

后晋时复昌平县。辽属析津府,宋属燕山府,金属大兴府。明正德间升县为州,辖密云、顺义、怀柔三县。清雍正年间,辖县改属顺天府。民国二年(1913),撤州为县。共和国成立后设昌平县,后归属数变。1956年1月,由河北省划归北京市,撤县设区。1960年1月,撤区复县。1999年9月16日撤县设区,属北京市,迄今未变。昌平境域自先秦置县后,县名数改数析,县治累迁,县域频更,两汉后多不改昌平之名。可见昌平地名,影响深远,至今不易!

责任编辑:嘉木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关注中国文化交流网 qhpz135.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文化交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